3岁双胞胎放学没人接,家长电话打不通,打开书包老师愤怒了 _双胞胎书包放学没人接

注释:标题为部分内容简介,故事很精彩,请观看!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冬日里一个寻常的午后,Home咖啡厅,安小小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望着窗外的枯枝舒缓心头的忐忑。

她在等一个人,更确切的说是她未曾谋面的未婚夫。

妈妈癌症晚期,嘱咐她履行爷爷辈定下的婚约,顾及到妈妈的病情,她不得不顺从。

“叮叮……”随着门铃响动的声音,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朝她的方向看过来。

四目相对,安小小一个激灵,男人的眸光凌厉若展翅的鹰鸷,带着帝王一般的尊贵霸气,让她一瞬间认定他就是自己在等的人。

江家二少江牧野,一个活在京海商界传奇里的男人。

28岁临危接手江氏集团,短短三年便让江氏重回巅峰,闻名京海。

果然,男人的轮椅缓缓朝着她的方向过来,安小小站起了。

目之所及男人的靛蓝色西装,合体规整,熨帖优雅,即便坐在轮椅上也依旧遮不住的尊贵光华,一举一动都让人感觉高不可攀。

很快男人到了近前:“你好,我是江牧野。”

索性他的声音很好听,吐字清晰,像极了一首流畅的钢琴曲。

安小小笑笑:“你好,我是安小小。”

江牧野颔首:“坐吧。”

安小小依言坐下,近处看来,江牧野的五官刚毅,棱角分明,剑眉星目,鼻梁高挺,一抹浅笑净是淡漠疏离。

而在江牧野看来,眼前的女人无疑是让他满意的。

墨色长发垂在耳边,眸子晶亮有神,五官小巧利落,看上去温柔的像只猫咪。

这样很好,日后他便不必费心与她周旋。

“如果我嫁给你,我妈妈需要的钱……”

安小小有所求便奠定了两人之间一开始就存在的不平等,若非破不得已,这样的要求她真的不想提。

“费用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江牧野简单一句,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

“嗯。”

安小小放下心来,从随身的包里取出户口本:“我户口本带了,这就去登记吧。”

闻言江牧野神情淡淡的望一眼安小小:“婚礼……”

“不需要婚礼!”安小小抢白:“另外也不需要大肆宣扬。”

江牧野的眉心轻轻一蹙,修长手指敲一敲桌面:“那你要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尽快登记领证就可以了,嗯,最好是现在。”

妈妈的病情已然十分严重,主治医师说的很清楚,她可以等,但妈妈等不起了。

江牧野认真望她一瞬:“你可考虑好了?”

安小小点头:“自然,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江牧野似乎很满意她的答案:“有句话我说在前头,在我江牧野的婚姻里,只有丧偶没有离异。”

安小小一愣,这个她真的没有想过,只想着今日拿到一张结婚证便可以让妈妈安心治病。

但江牧野说的也有理,他这样的地位,一旦离婚可能会产生连锁反应吧,比如股票大跌什么的。

“可以!”安小小郑重点头。

2

一个小时后,返程的车上。

安小小手里捧着红色的小本本望着上面烫金的结婚证三个字,她终于对妈妈有了交待。

伴着司机一声的咒骂,车子急转弯,惯性使没系安全带的安小小瞬间朝着江牧野的方向倒了过去。

“啊!”

安小小被男人稳稳的接住揽在了怀里,抬头是一张棱角分明却面无表情的俊脸,那双幽深若山谷寒潭的眸子里净是凌厉肃杀之气。

安小小的心跳扑通扑通的乱了节奏。

男人道:“看够了?”

反应过来的安小小猛地从男人怀里弹了起来,举止利落的系上安全带,低低道了句谢谢。

江牧野没有应声,手指轻轻弹了弹膝盖,声音冷肃的斥了一句:“车是怎么开的?”

林政忙换了话题:“二爷,接下来去哪儿?”

江牧野望向安小小,安小小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他的意思应该是想要先送自己。

“把我放到前面路口好了,我去医院看……”

“市立医院。”江牧野打断她的话。

车子停在医院门口,安小小解开安全带:“谢谢林助理,谢谢……嗯,二爷。”

江牧野深沉的眸子望她一瞬:“你喊我什么?”

“二……爷。”总不能喊老公吧,她可真叫不出口,况且刚才林政也是这么喊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我有那么老?”江牧野的声音一点都不像开玩笑。

安小小心里头是不大乐意的,一个称呼而已,况且这跟老不老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他确实比自己大啊!

可是看江牧野的样子,不得到满意的答案应该是不会放她下车了。

安小小很认真的想了想:“江少、江哥、野哥、二哥,你选一个吧。”

江牧野幽深的眸子愈发冷厉,居然让他做选择题?

野哥?亏她想的出来!

车内的空气持续安静,落针可闻,安小小望着江牧野冷漠的表情。

“老……”

“我没名字么?”

安小小的老公二字被江牧野冷寂的嗓音吞没,她的脸瞬间红了,幸亏他开了口,否则自己要丢人了吧?

老公是随便喊的吗?

眼前这男人这辈子都不会让人喊他老公吧!

江牧野把她的窘迫收在眼底:“傍晚安排司机过来接你搬家,晚饭……”

“晚饭我在医院吃吧!”安小小先开口为强,跟他共进晚餐,想想都觉着尴尬。

“可以。”江牧野淡淡一句。

安小小在这一瞬间再一次明白,眼前的男人已经成为了她法律意义上的丈夫,而不是一个举手之劳跟她领了一张结婚证的好心人。

以后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过。

……

在医院待到七点多,虞琳开始催她回去。

江宅的司机已经等在楼下,安小小只能依依不舍的跟妈妈告了别。说是搬家不过是取了些衣物和用品,装了一个行李箱而已。

夜幕深沉,车子驶入江宅听竹轩,目之所及一片灯火辉煌。

早有候着的佣人上前领着安小小进了大宅,江牧野穿着寻常的深蓝色家居服正在客厅看书。

他抬起头来,温暖的灯光下,那一双锐利锋刃的双眸都好似柔和几分。

“先上楼吧。”他说。

3

沿着原色实木楼梯,女佣领着安小小上了楼,偌大的卧房一室深蓝,只一侧的大床铺着大红色的四件套,提醒着安小小。

安小小把行李箱拖到衣帽间,房间一侧整齐的罗列着男士西装、衬衣、皮鞋和配饰,另一侧空白的位置自然属于她。

想了想她只从行李箱取了洗漱用品打算洗个澡。

温热的水流浇在身上,一直紧绷的神情逐渐舒缓,可是想到江牧野她又不淡定了。

今晚似乎应该发生点什么的,可是自己好像还没有做好准备。

不知道江牧野会怎么做……

热气蒸腾间,安小小隐约听到浴.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她急急关了水:“谁在外面?”

“你觉着呢?”江牧野低沉的嗓音清淡疏离。

“我在洗澡。”安小小提醒道。

“我不瞎。”一问一答火药味十足。

安小小有点气恼,她刚想开口又听到一声门关上的声音。

出来后,入目一件红色的丝质衣服挂在衣架上,而自己带进来的棉布长裙则没了踪迹。

安小小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想到待会可能要发生的事情,她就有些不知所措。

“你打算睡在里面吗?”江牧野凉凉的嗓音带着一丁点的不满。

“就出来了。”

安小小应了一声,咬牙穿上那件红色衣服,衣服是真丝的……

江牧野翻看文件听到门响抬头就见安小小红着一张脸小心翼翼的靠过来。

虽然她的脸型并没有多完美,但皮肤很白,暖橘色的灯光下白的透明,搭着高挺的鼻梁,自有一股别样的风情。

刚才进去就算是一种试探吧,她下意识的反应已经很清楚的告诉他,她还没有准备好。

况且,现在也不是时候。

他抬腕看一眼手表:“很晚了,早些睡吧。”

见她神色忐忑,江牧野便道:“我今天没心情。”

话音刚落,江牧野瞧见她似乎长舒一口气,步子瞬间快了起来,似乎想要尽快把自己裹进被子。

只可惜腿脚跟不上大脑的速度,她脚下一绊……

下一秒,目之所及是江牧野放大的俊脸和纤长的睫毛,墨色瞳孔更像是临崖深渊,冷则冷矣,着实耐看。

“我……”

“想吗?”江牧野挑挑眉。

安小小的脸红的更透了:“不不不。”

她几步跳到另一边,迅速把自己裹进了被窝。

“晚安。”她急急说了一句,而后转个身丢给他一个倔强的后脑勺和僵.直的背影。

江牧野暗笑:“这事儿,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话毕,他明显的感觉到,安小小的背更僵了。

点击下方【】继续阅读哦~~~